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中文 -> 科幻推理 -> 从龙记

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排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从龙记最新章节!
李复林很快回来了。
一屋弟子翘首以待,活象一窝等着喂食儿的雏鸟。李复林一回来,就被弟子们围了起来。
“不干咱们的事儿。”李复林坐下来喝了一口茶,也没有卖关子。一早上众弟子也都跟着担心半天了:“那姑娘身上几道剑伤看过了,应该都是天机山的剑法所伤。”
玲珑呸了一声:“就知道他们是狗咬狗,还敢往大师兄身上泼脏水。”
李复林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玲珑这个脾气啊,大家肚里肯定都骂,可是骂出声的只有她一个。
好歹还在天机山的地盘上呢,要骂……咳,说实在的觉得徒弟也是骂出了自己的心声啊。
天机山别看宗门这么大,可是明白人不多。今天杨真人明显就是胡涂蛋,徒弟丢了还没找着就跑来兴师问罪,被人调唆利用,出头的是她,现在丢人的也是她。
姜樊是听了其他人的转述才知道刚才出了什么事,气归气,不过他想的还是要多一些:“师父,这事儿……咱们再住下去,胡真人是不是也为难?”而且姜樊担心这找麻烦的人也不会甘心,只怕一计不成还会再生一计。他们终究是客居,势单力薄。
玲珑先瞪他一眼:“咱们要是现在就走,倒白便宜了他们。凭什么啊,理亏的又不是我们,我们走了倒象是怕了他们一样。”
李复林也说:“现在还不是告辞的时候。不过放心吧,这会儿他们应该顾不上找咱们的麻烦。”
李复林这话说的没错。
天机山自然也是有几套看家剑法的,黄宛的伤很重,背后三处中剑,其中一处正中要害,创口极深。这还不算完,更要紧的是黄宛的脸上被砍了好几刀,虽然说有灵药能治,但据说眼睛伤损严重,治好了可能目力也大不如前了。
不管是练剑的人,还是象天机山这样以卜卦观星为主业的人,眼睛受损都是一件严重的事,黄宛即使治好,以后可能能为有限了,杨真人一脉说不得就要另换个继承人。
李复林看着她这脸,虽然不太喜欢这个惹是生非的姑娘,但是想到她年纪轻轻遭此厄难,也难免生出恻隐之心。
回来的路上他还和胡真人就可能对黄宛下手的人讨论了几句。
“这是存心毁了她的脸,感觉下手的人心中一定对黄宛充满嫉恨。”胡真人说:“也许是个女子?对黄宛的容色因嫉生恨?”
李复林说:“也说不定是个求而不得的男子?”
都有可能。
胡真人又说:“有刚才连长老留的续命丹,多半今天再晚些时候就能醒,等她醒来,对她下手的人也就知道是谁了。”
说起这个胡真人兴致不是太高。
总之那下手的人有八成是天机山自己人,不管是谁,这种同门相残的事都让人心里郁闷。
许多宗门由盛转衰都是从内斗开始的。天机山承了千年之久,一直还算太平兴盛。可是如今看来,宗门从今往后怕是难太平了。
有时候想想真让人灰心,他倒羡慕回流山人少事少,偶尔还会冒出要不要搬出去清静清静的想法。
李复林又有不同看法:“你也看见了,她是先背后中剑的。下手的人很可能悄悄潜近在背后偷袭的,一击得手,她立时就没了意识,哪还知道是谁伤的她?”
两人说的都是有可能的。
“最近这天气也实在古怪。”
虽然下雨不是什么大事,并非什么山崩地裂的天灾**,可是无端端的下个不停,又牵扯到西域、回流山以及几处古阵法的变动,实在让人心里不安。
世道轮回着来,如今太平了许多年了,只怕又要生变。
可在这种关头,宗门里那些人却只顾窝里斗,真是一点儿轻重缓急都不懂。
胡真人一时想重锤擂响鼓把他们都震醒,一时又灰心的想管他们去闹呢,不是一脉的平时斗得不可开交,谁管得了谁的死活?
到后半晌雨下得不大,风却更大了,山里的风跟平地的风不一样,半山堂靠墙边有棵树被风吹断了枝杈,断了的枝杈又砸坏了一片瓦。一早出了那件事之后,半山堂里人人脸色都不好,再加上这桩意外,更让人没好气了。
晓冬有些坐立不安。
时间倒回天亮之前,他从梦中惊醒的时候。
大师兄问他,救谁。
“那个黄师姐,她快要死了。”
虽然晓冬不喜欢她,可是在梦中所见的情景让他触目惊心。再耽误一时半刻,黄宛必死无疑。
莫辰已经不必问晓冬他是怎么知道的了。
小师弟这天赋时灵时不灵,但他既然看到了,那必定是真的。
与晓冬第一时间想到救人不一样。
莫辰想到的却是,小师弟这份特异不能暴露出去,如果救黄宛会给他带来危险,那莫辰当然会弃黄宛而选择保住自己的师弟。
他没有师弟以为的那么心地纯善。必要的时候,做出这样的取舍他一点儿都不会犹豫,也不会因此而愧悔。
在他心中,道义二字绝不是第一位的。
“慢慢说,你都见到了什么?”
晓冬在梦里见到的一切十分清晰详细,可他对天机山一点儿都不熟,看到的那个地方应该又是个僻静的没人去的地方,所以重伤黄宛才会被藏在那里等死。
可莫辰听了之后,只过了片刻就判断出了那是个什么地方。
他毕竟对天机山要熟悉得多。
“这件事我会去安排,你不能再对第二个人提起。”
晓冬应下之后,莫辰还不放心,再三耳提面命。
然后他换了衣裳,一个人出去了。
晓冬就开始坐立不安。
他担心师兄这一去会有凶险。
幸好没过多久莫辰就回来了,跟晓冬说黄宛应该没有性命之忧了,天机山的巡山弟子应该能够找着她。
办妥了这事,莫辰又出去了一趟,说是有事跟师父商量。
晓冬被他送到了宁钰那里。
晓冬不笨,他猜着,师兄把他送到这里来应该是接下来会出点什么事,把他安置在宁钰这里是希望他能置身事外,保他平安。
晓冬扯着大师兄的袖子不放心他走,莫辰低下头来小声跟他说:“放心吧。你帮了大忙了,这事儿咱们事先有了准备,绝不会吃亏的。你在这里好好看书,事情结了师兄就来接你回去。”
晓冬追问:“真的?”
他真的帮上了忙,不是反给师父、师兄们添了乱?
莫辰揉揉他的脑袋:“自然是真的,等下这件事我一五一十的同你讲。”
回来后也不用莫辰说了,其他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把今天上午的事儿说了个遍。
晓冬真是出了一身冷汗,想起来直后怕。
他趁着旁人不注意小声问了大师兄,究竟黄宛原先是被人扔在什么地方了?
那些巡山弟子发现黄宛的地方肯定不是晓冬在梦里见着的那个地方。他见着的那个地方又黑又冷,好象四周都是石头和冰块,黄宛被头朝下放在那里,她身周都结了一层冰。
要是普通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又在那么个看来都没法儿喘气的地方,肯定早没命了。黄宛就算是修道之人,这样再拖个一时三刻也肯定断气。
莫辰也小声告诉他,那不是别处,就是半山堂的地库。胡真人这儿杂七杂八的东西很多,有好些就扔在那地库里。里面没有什么金贵东西,这地库平时也没人把守,上面连锁都没挂。
谁能想到会有人把黄宛扔进去?
要是晓冬事先没看见这个,今天那些人闹腾着来搜半山堂,搜出一个死透的黄宛……
大师兄这黑锅怕是背定了。
就是胡真人也会有da ma烦。
“那,究竟是谁干的?查出来了吗?”晓冬这会儿又开始觉得自己无能了,要是能多看到一些,比如,看到那个害黄宛的人是谁,那现在就能把那个人揪出来了。
能害自己的同门,又陷害大师兄,一想到那人可能还在暗处盯着他们,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就快了。”莫辰安慰他:“稍安勿躁。最迟今晚就会见分晓。”
看来大师兄还做了些旁的安排?
晓冬心里奇异的就安定多了。
大师兄既然这么说,那一定不会有错。
大家在屋里议论纷纷,有说要出这口恶气不能让人白白欺负的,有说要想办法揪出那个真正行凶的恶贼的。晓冬听的有些迷糊,但有件事他明白。他们现在在人家天机山地盘上,做事束手束脚,想查也不方便。这事儿虽然让人恶心,但是现在明摆着是天机山的内乱,他们插手又算什么呢?
说起来还是大师兄有办法,他肯定有不用自己出手,也能查出事情真相的好法子。
到底这个办法是什么呢?
晓冬想不出来,他知道自己笨。
大半天晓冬才在琢磨这件事,晚饭送来的比平时早一些,汤也咸了一些,喝了半碗汤再去挟盘子里的鱼块,结果那鱼除了腥味就再也品不出别的味道来了,哪怕晓冬的心思没放在吃饭上头,也觉得这鱼让人难以下咽。
多半今天做饭的人也心不在焉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