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中文 -> 科幻推理 -> 从龙记

第一百四十九章 误会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大师兄。”
“大师兄,你看这个种这儿行吗?”
“大师兄……”
晓冬抬起头来,弯腰低头半天有点儿晕。
大师兄那边儿忙得很,都叫一众弟子们围住了。
师父一走,大师兄就把人都拉到药圃这里来干活了。虽然已经是天寒地冻,一进药圃就能感到暖暖的微潮的风拂在脸上。
这里头的缘故晓冬不明白,反正大师兄吩咐什么他埋头干活就是了。
他们至少要在北府城住上一年,也可能更久。这段时日总不能除了练功之外就荒着闲着。人就不能闲,一闲就容易想多,想多了事情也多。
回流山上数十弟子到现在只剩下了十来个人。
人少有人少的好处。
不过一旦干起活儿,就显得有人些人手不够了。
这片药圃荒了太久了,里面乱糟糟的什么都有,在那些疯长的野草中间还能找着那么稀稀落落的几棵药草。
头一步就先把没用的野草什么的铲了,单铲草不难,关键不能用真元,一人发一把木柄的小药铲,一点儿一点儿用手刨吧。
大部分草药大家认得,不致于铲草的时候连草药一起铲下来。不过一味的埋头干活铲铲铲的,有误伤也是难免的。
反正这里荒太久了,有点儿草药也不是什么稀罕的异种,很多就是最普通的灵草,沾个灵字,其实比野草强不了多少,这个平时烧饭就可以随便剁点放里头,烧菜也可以放里头,灵气是不多,但总好过单吃普通的五谷杂粮。
不少灵草就夹在野草里被手快的给铲了。铲了之后才发现误伤怎么办?根没坏的换个地方再埋下去,根铲断了的就……晚上煮菜粥吧。晓冬干活奇慢。他对药草和野草不熟,每次下手前都要认真分辨一下,想一想这一棵草在他看过的药草图鉴上有没有出现过。所以他误刨得倒是不多,但问题是,药圃那么大片地方,每人分了一片地方干活儿。别人分着的地方都快清光了,他这里……才刚整了个开头。
姜樊干这活儿很熟,过去在山上就没少练,自己那片清完了就过来帮晓冬这边。玲珑平时做别的都拿手,但这种费功夫费眼睛的细活儿她格外不耐烦,她那边几乎成片成片被铲干净了,是药是草根本不去分。
草根也要清理干净,还要翻土,洒上一遍药,清掉土里可能藏着的会咬根的虫卵之类,最后才是刨坑下种。
药草怎么种也很有些讲究,有些喜欢太阳,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全晒着才好,就要给它栽个向阳的地儿。有的则不爱晒,晒多了反而要死,这个种的地方也要细挑。
有的喜欢水,有的不喜欢潮,讲究很多。
折腾了整整一天,也没种下多少。莫辰带的种子虽然多,但论种类并不多。一些稀罕药草这儿种不了,水土还在其次,北府城这里的灵脉和回流山不同。
不过今天他揪着一帮子师弟来干活儿主要是为了让他们有点事儿干,别找麻烦。
今天师父一走,其他人也有点坐不住。莫辰能信得过的也就是姜樊、晓冬、翟晖和一个平时格外老实敦厚的外门弟子,至于其他人,八成都会往外偷跑。想凑热闹的,比如玲珑那样的。放心不下师父的,肯定也有。
现在北府城里头什么人都有,莫辰敢说魔道肯定也有人会来。不管是想打探消息还是为了破坏这一次城主更迭的大事,魔道反正不会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回流山早就被魔道中人盯上了,师弟们跑出去万一落单……到时候再怎么后悔可也晚了。
一群楞小子,正是动不动热血往头上冲的岁数,外面有那样百年难遇的精彩的大事,他们关在屋里确实待不住。
莫辰打算这几天就用药圃把他们耗着了。药圃料理好了要是这事儿还没了,就再找点别的活计给他们干,反正这么多年没住过的人的宅子,要找活儿还不容易?哪哪儿都是活,正缺人手呢。
天黑之后李复林和纪筝二人还未回来,莫辰镇定自若,只差姜樊和翟晖两人去买了些馒头菜蔬回来,再熬一大锅菜粥就打发了所有人的肚子。
不过用饭时莫辰也注意到,晓冬今天肯定是累着了。
不能用真元,他又做不惯这种活儿,端碗的手直抖,虽然他马上把碗放下埋头喝粥,也没有瞒过莫辰。
不仅是累狠了,手上还伤了。
手心是磨着了,左手上那一道应该是被药铲铲着了。幸好铲子不很锋利,只是划了一道。
莫辰端了水来给他把手洗净,然后上了点药。
晓冬很难为情。
别人活儿干的又快又好,他是活儿没干多少,还把自己整伤了。
不过师兄给他用的药很好,手心原本火辣辣的,疼的好象里面的筋一跳一跳的,药一抹上,就觉得凉凉的,疼痛一下子就消了许多。
“我……”晓冬觉得他这点事连伤都算不上,不该浪费这么好的药。
“我该给你准备一副护手的。”莫辰有些懊恼。
晓冬没干过活,莫辰则是早就不记得自己当初干活儿时的情状了。头次干活儿拿麻布什么的把手掌缠上一圈儿就好了,这样虽然还是免不了被草刺扎着划着,但是磨伤,还有晓冬这样自己割了自己手的误伤都可以护着。
“不要紧。”晓冬忙说:“我听翟师兄说,头一天难一点后面就好了,主要是我不熟,今天一天也没干多少。”
顿了一顿,晓冬轻声问:“师父早上走时也没有说,晚上还回不回来啊……”
照晓冬的理解,没说要在外头过夜应该是要回来吧?
可这会儿时辰不早了,师父和纪真人还没有回来,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放心吧,师父不会有事,再说还有纪真人呢。”
这倒是。
纪真人一看就很厉害,真要和人打起来肯定是个硬角色。
莫辰给晓冬手上又缠了一层白布:“小心些,手上的药别蹭掉了,明天就应该就好了。”
晓冬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那副模样活象一只战战兢兢的兔子,仿佛有点风吹草动他就会立马跳起来。
莫辰看了他一眼,又轻轻阖上了眼。
晓冬有点儿不好意思,盘起腿认真开始打坐运功。起先还有些心浮气躁,后来就渐渐忘了身外之事。
莫辰披衣出屋的时候,晓冬一点儿动静都没听到。
李复林已经回来了,纪筝也跟着迈进了门,她的脸还是能把人冻伤的冷,朝李复林微微点了下头就转身回屋去了。
她一走,李复林的脸就垮下来了。
莫辰给李复林斟了一杯热茶:“师父今天一定劳累了吧?”
“心累。”李复林接过茶抿了一口。他们喝的茶还是从回流山带出来的野茶,虽然又累又烦,可是喝着这茶,李复林原本皱着的眉头就慢慢舒展开了。
他朝其他几个迎出来的弟子挥了挥手:“不早了,都去歇了吧。”
转过头来他问莫辰:“你们今天都做什么了?没有人闯祸吧?”
莫辰把自己今天怎么操练师弟们的如实汇报了,又问:“师父今天有没有遇着麻烦?”
这话其实他已经有da an了。
要是没遇着麻烦,师父何至于这么一脸苦恼。
麻烦很多。
相当多。
平时李复林有什么事会习惯的跟大徒弟商量,毕竟莫辰老成沉稳,凡事想的周到。
可今天遇着的这些事儿,李复林觉得对徒弟实在说不出口啊。
第一件意外的事儿就发生在他们刚到若水台的时候。
若水台建在山巅高处,有一道在山间盘旋往复的阶梯从山底直通上去。有两个穿一身劲装的北府城卫在山门边候着,李复林将那张请贴递上,城卫看了贴子,恭敬有礼的说:“李真人,李夫人,请上山吧。”
李夫人?
李复林觉得自己一定听错了吧。
李夫人是个什么鬼?
这守门的小子什么眼神儿?他和纪筝象是一对道侣吗?
不不,李复林并不是因为他这错认生气,正相反,李复林是替眼前这小子担心啊。
纪筝可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人家就算已经活得太久,到底也是云英未嫁,突然就成了夫人了,不得气疯啊?
他担忧的转头看,要是纪筝动手,他当然要劝的……
劝……
已经走出好几步的纪筝转头看他:“你还不走?”
“哦,走,走。”
李复林赶紧追上去。
纪筝这是没听见刚才那人说什么?
还是她这么多年过去,修为涵养一起涨,心胸变豁达了?
可李复林这会儿没想到,这事只是个开头而已。
这事儿他和徒弟怎么说呢?
到了若水台上,有认识的人招呼一声,目光在他和纪筝身上来回游移不定,那眼神那表情都格外丰富。有不认识的的互通名姓,他自报家门之后,好几回不等他再开口,那些人就自作聪明的笑着说:“这位想必是李夫人了……”
要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别人不知道他,可是作为多年老友,宋城主竟然也给他拆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