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中文 -> 科幻推理 -> 从龙记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
范真人想不出招儿来,结果他们同来的人里又走了两拨。
这两拨人也都不是什么有底蕴的宗门,起码方予之前就没听说过他们这宗门的名号。
想也知道,真是有底蕴的大宗门,一来对当年的旧事了解的清楚,压根儿不会搅和进这滩混水里。二来,大宗门不缺那点好处,碧霞山庄也好,范真人也好,彭一惠也好,都不可能成为打动他们的原因。
来的时候觉得人多势众,觉得回流山是软柿子,结果现在一看苗头不对,好处是没看见,先树个强敌那就亏大了。
这两家找了理由也一前一后的溜了。
李复林倒没有露出什么轻慢之态,也没出口嘲讽,这让最后走的范真人他们总算脸面上好看些。
方予本来是想给他们几句难听话的,结果李复林这个事主不发话,他也不好越俎代庖了。可是等人走了,他回过头来难免抱怨两句:“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太便宜他们了。我说你这个人就是这样,知道的人说你是大度,不斤斤计较。可是那些小人可不会往好处说,只会以为你这人是个软柿子好欺负,以后要是还有得罪你的事儿他们还敢干。”
“方前辈说的是。”玲珑憋了半天:“就该一次让他们知道厉害,不然下回他们还会来找麻烦。”
人走都走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
方予实在好奇的很,他本来今天也有安排,在这儿耗了半天,也得走了。
“不过有件事我一定要问个明白,不然我今天晚上睡不着觉!”
李复林也知道他是个肚里藏不住事的脾气,要是有什么事不弄个清楚,那就会一直一直惦记着,辗转反侧抓心挠肺,一定要个da an才能罢休。
“你是不是想问那盒子里装的什么?”
这事儿李复林事先也没有同他说,一直没顾上。再说事先李复林也不知道这一招是不是真的管用。
当然现在知道结果了,还挺有用的。
没想到方予忙着摇头:“不是这个。”
不是这个?
方予咽了口唾沫,放低了声音问:“你和纪筝,真的已经成道侣了?”
这声音虽然低,可是离得近的弟子们全听见了。
李复林:“……”
对着这一双双热切的眼睛,让他说什么才好啊?
“滚。”
方予挠了挠头。
看来今天是问不出个结果来了。
“那行吧,下次再说。”
李复林差点儿一口血喷他脸上。什么下次再说?还有下次?
方予虽然没问出个da an,可是他心里自有判断。
今天这桩麻烦,说起来也是李复林惹的桃花劫。那个周品芝那天见了纪筝之后被扫了面子不甘心,纠结了一帮子人来同李复林和纪筝为难。她可能想的很美,觉得就算伤不了这两人,也把他们的名声搞臭了。
真是最毒妇人心啊。这事儿要传出去,旁人说不定要以为是李复林对她始乱终弃了呢。
其实李复林从当年就对她不假辞色,两人根本什么关系也没有啊。
至于他和纪筝……
方予总觉得,这两人之间大不简单。
李复林什么时候对旁的女子这么上心?这么周到细致?
当年初一见面,纪筝的出身有瑕,旁人对她尽是偏见,一口一个妖女的,而李复林又出身名门正派,他家那些长辈有门户之见,说不定当年两人就好上了。
现在隔了这么多年,纪筝重新这么一露面,谁也不找,只找了李复林。
要说两人没点儿什么,方予绝对不信。
不过男女间这点事吧,就是麻烦。说不清,道不明。还有人形容这是剪不断,理还乱。
说得真是太有理了!
这种事儿他就不在间掺和了,省得出力不讨好。
“那我就先走了,有事儿你说话。”
李复林点了点头。
昨天夜里宗门出事,弟子被杀,李复林没和方予提一个字。
要换个心细点的人,多半就会发现破绽,猜到点儿什么,方予这人粗枝大叶,虽然今天看回流山上上下下从师父到徒弟都没个笑容,也只当是因为有人找碴shang men的缘故,压根儿没往旁处想。
这件事李复林没打算同他说。
这是回流山的家丑,不管放在谁身上,都不会将这样的事情四处张扬。
“师父,我们……”
姜樊的话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
纪筝迈步从外头进来,看见还没撤下去的那些座椅和茶盏:“人已经走了?”
听她的语气颇有些失望。
包括李复林在内的回流山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想,那些人提前走了那是他们走运,否则真和纪真人照了面,只怕他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纪筝的身回流山这些弟子们没见过,但是从一些小事细节上也能看出端倪。就拿那天她和李复林同赴若水台时的情形来看吧,那身法,那修为,绝不在师父之下。
且纪真人的脾气是出奇的不好,绝不象自家师父这么能忍让肯周全。
但纪真人接下来说的话让所有人都留了神。
她说:“我去打听过了,从昨晚到今天离城的一共有五拨人。”
啊,是了。
他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那个叛门的陈敬之找出来,给于师弟报仇,为回流山清理门户。
这件事简直就象把利刃一样悬在他们头顶。一天不解决这件事,一天他们就不可能心安。于师弟那青灰色的面容象团阴影盘桓在所有人心头,简直要成为所有人的心魔。
对修道的人来说,心魔比什么都可怕。
有多少人都栽在心魔这一关。喜怒哀乐贪怨嗔痴,每个人的心魔都不相同,但同样可怕。于大洪的死,陈敬之悖逆凶残,说不定真能成为他们的心魔,忘不了,勘不破。
“走的都有什么人?”
纪筝拿出一张纸来,上面是她逼着人写下来的人名。
晓冬的目光也渐渐清明起来,和其他人一样,集到了那张纸上。
陈敬之趁师父不在的时候来杀了人,若是怕师父找上他,很可能会连夜逃走。
但是也说不好,他昨天夜里好象被大师兄伤了,可能现在还在北府城里。
这种猜测让玲珑坐立不安,一想到陈敬之现在还可能在城里某个地方舒舒服服若无其事的养伤,她就觉得胸口憋的象要炸开了一样。
而对李复林来说,现在要做出判断。
如果他已经出城,那就要找出他是往哪儿。而如果他还在城里,查的方向就全然不同。
北府城这么大,要藏一两个人不被发现很容易,要把人找出来就困难了。
如果往外追,天地之大,更不容易找到。
那陈敬之是逃了,还是没逃?
从纪真人带回来的消息上当然不可能看到陈敬之这个字,他离开回流山很可能就更名改姓了。
和其他人不一样,莫辰只看了一眼那张纸,一眼扫过,上面的所有的名字他已经全记下来了。
他转过头去时刻注意着晓冬。
晓冬看着眼睛发亮,象是有两团火苗在眼睛里燃烧。
他现在想什么莫辰根本不用猜。
他一定是想把陈敬之找到。
这让莫辰一方面既放下心,可另一方面又担心。
他一直怕晓冬为这事伤了心绪,甚至修为都大受影响。若是他为了于师弟的事情哭了,或是说了什么,莫辰还会觉得放心些,就怕他憋着。
现在看来,小师弟心智清明,这是让他放心的地方。
可是不放心的事情却还在。
晓冬和别人不一样,他那种奇异的天赋始终让莫辰暗暗担忧。
上一次他在葬剑谷出事,小师弟就一头撞了进来,这事儿显然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莫辰一直担心会给他的将来埋下隐患。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于师弟这件事给晓冬的打击很大,莫辰真怕他一时激愤控制不住自己。
从纪真人带回来的消息上当然不可能看到陈敬之这个字,他离开回流山很可能就更名改姓了。
和其他人不一样,莫辰只看了一眼那张纸,一眼扫过,上面的所有的名字他已经全记下来了。
他转过头去时刻注意着晓冬。
晓冬看着眼睛发亮,象是有两团火苗在眼睛里燃烧。
他现在想什么莫辰根本不用猜。
他一定是想把陈敬之找到。
这让莫辰一方面既放下心,可另一方面又担心。
他一直怕晓冬为这事伤了心绪,甚至修为都大受影响。若是他为了于师弟的事情哭了,或是说了什么,莫辰还会觉得放心些,就怕他憋着。
现在看来,小师弟心智清明,这是让他放心的地方。
可是不放心的事情却还在。
晓冬和别人不一样,他那种奇异的天赋始终让莫辰暗暗担忧。
上一次他在葬剑谷出事,小师弟就一头撞了进来,这事儿显然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莫辰一直担心会给他的将来埋下隐患。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于师弟这件事给晓冬的打击很大,莫辰真怕他一时激愤控制不住自己。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