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中文 -> 科幻推理 -> 从龙记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莫辰还在往高处飞,往远处飞。
晓冬心里有点儿慌,还有点儿热,看着那些繁星越来越清晰,仿佛要兜头向他砸下来一样。
大师兄这是要飞哪儿去啊?就晓冬的感觉,上次在天见城,大概也就是这么高了,可大师兄还在拔高。
肯定比天见城高了。
嗯……上次从天见城掉下来他们也没摔死,这回即使出点儿事……
有些事情就经不起念叨!
晓冬以前觉得那种坐船不能说“沉”“翻”这种字眼很可笑,难道好端端的船说个沉字真会沉了吗?
他这还没有说摔,只是想了一想,忽然间就觉得手中一空,刚才握在手中的龙角竟然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大师兄……大师兄他变回去!
这要换个时间换个地,晓冬真要谢天高地了。可问题是现在大师兄一变回去,整个人就成了倒栽葱一样往下掉!
晓冬急得差点儿喊救命!
他是不怕摔,他现在连身体都没带来他有什么好怕的!可大师兄不一样了,他现在这样子真摔下去,怕是要变肉饼啊!
莫辰还在往高处飞,往远处飞。
晓冬心里有点儿慌,还有点儿热,看着那些繁星越来越清晰,仿佛要兜头向他砸下来一样。
大师兄这是要飞哪儿去啊?就晓冬的感觉,上次在天见城,大概也就是这么高了,可大师兄还在拔高。
肯定比天见城高了。
嗯……上次从天见城掉下来他们也没摔死,这回即使出点儿事……
有些事情就经不起念叨!
晓冬以前觉得那种坐船不能说“沉”“翻”这种字眼很可笑,难道好端端的船说个沉字真会沉了吗?
他这还没有说摔,只是想了一想,忽然间就觉得手中一空,刚才握在手中的龙角竟然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大师兄……大师兄他变回去!
这要换个时间换个地,晓冬真要谢天高地了。可问题是现在大师兄一变回去,整个人就成了倒栽葱一样往下掉!
晓冬急得差点儿喊救命!
他是不怕摔,他现在连身体都没带来他有什么好怕的!可大师兄不一样了,他现在这样子真摔下去,怕是要变肉饼啊!
莫辰还在往高处飞,往远处飞。
晓冬心里有点儿慌,还有点儿热,看着那些繁星越来越清晰,仿佛要兜头向他砸下来一样。
大师兄这是要飞哪儿去啊?就晓冬的感觉,上次在天见城,大概也就是这么高了,可大师兄还在拔高。
肯定比天见城高了。
嗯……上次从天见城掉下来他们也没摔死,这回即使出点儿事……
有些事情就经不起念叨!
晓冬以前觉得那种坐船不能说“沉”“翻”这种字眼很可笑,难道好端端的船说个沉字真会沉了吗?
他这还没有说摔,只是想了一想,忽然间就觉得手中一空,刚才握在手中的龙角竟然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大师兄……大师兄他变回去!
这要换个时间换个地,晓冬真要谢天高地了。可问题是现在大师兄一变回去,整个人就成了倒栽葱一样往下掉!
晓冬急得差点儿喊救命!
他是不怕摔,他现在连身体都没带来他有什么好怕的!可大师兄不一样了,他现在这样子真摔下去,怕是要变肉饼啊!
莫辰还在往高处飞,往远处飞。
晓冬心里有点儿慌,还有点儿热,看着那些繁星越来越清晰,仿佛要兜头向他砸下来一样。
大师兄这是要飞哪儿去啊?就晓冬的感觉,上次在天见城,大概也就是这么高了,可大师兄还在拔高。
肯定比天见城高了。
嗯……上次从天见城掉下来他们也没摔死,这回即使出点儿事……
有些事情就经不起念叨!
晓冬以前觉得那种坐船不能说“沉”“翻”这种字眼很可笑,难道好端端的船说个沉字真会沉了吗?
他这还没有说摔,只是想了一想,忽然间就觉得手中一空,刚才握在手中的龙角竟然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大师兄……大师兄他变回去!
这要换个时间换个地,晓冬真要谢天高地了。可问题是现在大师兄一变回去,整个人就成了倒栽葱一样往下掉!
晓冬急得差点儿喊救命!
他是不怕摔,他现在连身体都没带来他有什么好怕的!可大师兄不一样了,他现在这样子真摔下去,怕是要变肉饼啊!
莫辰还在往高处飞,往远处飞。
晓冬心里有点儿慌,还有点儿热,看着那些繁星越来越清晰,仿佛要兜头向他砸下来一样。
大师兄这是要飞哪儿去啊?就晓冬的感觉,上次在天见城,大概也就是这么高了,可大师兄还在拔高。
肯定比天见城高了。
嗯……上次从天见城掉下来他们也没摔死,这回即使出点儿事……
有些事情就经不起念叨!
晓冬以前觉得那种坐船不能说“沉”“翻”这种字眼很可笑,难道好端端的船说个沉字真会沉了吗?
他这还没有说摔,只是想了一想,忽然间就觉得手中一空,刚才握在手中的龙角竟然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大师兄……大师兄他变回去!
这要换个时间换个地,晓冬真要谢天高地了。可问题是现在大师兄一变回去,整个人就成了倒栽葱一样往下掉!
晓冬急得差点儿喊救命!
他是不怕摔,他现在连身体都没带来他有什么好怕的!可大师兄不一样了,他现在这样子真摔下去,怕是要变肉饼啊!
莫辰还在往高处飞,往远处飞。
晓冬心里有点儿慌,还有点儿热,看着那些繁星越来越清晰,仿佛要兜头向他砸下来一样。
大师兄这是要飞哪儿去啊?就晓冬的感觉,上次在天见城,大概也就是这么高了,可大师兄还在拔高。
肯定比天见城高了。
嗯……上次从天见城掉下来他们也没摔死,这回即使出点儿事……
有些事情就经不起念叨!
晓冬以前觉得那种坐船不能说“沉”“翻”这种字眼很可笑,难道好端端的船说个沉字真会沉了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