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中文 -> 都市言情 -> 最初进化

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的报应就是我?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不过,虽然身上的气运龙形荡然无存,唐金蝉也终究将雷劫扛了过去,风雨过后,终现晴天。
见到了这一幕,方林岩顿时恍然道:
“我终于又明白了唐金蝉的一个布局!”
山羊道:
“头儿你明白了什么?”
方林岩道:
“唐金蝉其实从一开始,就打的是要让女儿国国王这一脉全部死光的主意!”
“我当时也是误打误着,在没领略到他深意的时候,喊出了能杀女儿国国王的那句话,因此当时才捡了一条命!”
山羊道:
“这话怎么说?”
方林岩道:
“女儿国乃是道门扶植出来的国家,国运有限,为了避免分薄国运,所以王室一脉只传两代,国主在世的时候,王女就不能生育。”
“对于普通的王室来说,讲究的是人丁兴盛,这条祖规肯定是绝不能接受的,但是,女儿国的王族本来就是蜂妖一族,也没觉得这规定有多不近情理。”
“在这种情况下,我给你算一算啊,现在女儿国国王死了,有资格继位的三大王女也死光光。那你想想,此时唐金蝉的肉身,却是二王女生下来的儿子!这王族一脉的嫡系,就只有他一个人,因此,女儿国的气运,就自动聚集在他的身上了。”
“用咱们的文化来讲,那就是独一无二的首席继承权!在这种情况下,唐金蝉要被天劫轰死的时候,女儿国的国运就只能保护他!这才是他给自己搞出来的又一张底牌!”
方林岩这么一分析,再结合现在的状况,顿时就觉得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此时却见到水镜当中的图像再次暗淡了下来,隔了几秒钟之后,就见到渡过天劫的唐金蝉并没有否极泰来,而是显得越来越狼狈,走在路上被惊马撞,行在街头突如其来的被人泼一身洗脚水,头上被鸟屎淋到都是常事.......
感情天劫对他而言,也还只是个开始而已,他身上的罪业,诸多劫数可以说是纷杂而至,应运而来,真的是饮凉水都觉得塞牙!
不过唐金蝉始终是面不改色,平静以待,持之以恒的向着东方前进着。
佛门这边成为了罗汉,就会前往西方极乐世界,因此又叫西归,而唐金蝉一路东行,看起来其中也是有着深意。
不过方林岩和欧米也同样是心机深沉的人,很快就发觉了唐金蝉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那便是千丝谷!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呢?很显然,便是唐金蝉上一世陨落的地方。
很显然,当时唐金蝉步入千丝谷,含笑着任群妖分食自己的肉身,在这里应该就埋下了伏笔。
放下自己践行的九世之道,一切的故事都从千丝谷开始,
而此时重生的唐金蝉,也选择了在千丝谷结束自己的修行之路。
若是他的计划失败了,千丝谷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若是他的计划成功了,这世上同样也不会有唐金蝉这个人,只是某个空间当中会多出一个试炼者/或者是契约者!
这时候的千丝谷已经是满目疮痍,当然,这和北极圈他们施展出来的战略级道具脱不了关系,唐金蝉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钻入了谷中,最后来到了一块仿佛屏风的石头旁边。
那年今日,唐金蝉拖着衰朽的身体来到这里,微笑着盘膝而坐,手指摆出了拈花之态,紧接着群妖一拥而上,磨牙吮血,贪婪啃噬,一代高僧就在此地寂灭。
不过没人注意到,他所坐的下方,已经多出了一件东西。
这时候,新生的唐金蝉来到了这里,费尽心力开始对这里进行挖掘,足足挖了一个两米多深的大坑,最后拿出了一件东西。
而这件东西令方林岩等人都是目瞪口呆,那赫然是一块二战时期士兵戴在脖子上的狗牌!
这玩意儿的诞生,却是因为战场上的火力太猛烈,很多士兵死后只能用尸骨无存来形容,根本没办法辨认死者的身份,因此就想办法搞了个这个东西出来,成本低用途单一。
很显然,这东西绝对不是本世界的产物,而是被空间战士带进来的,或者具体一点来说,它多半就是一件灵魂装备。
见到了这玩意儿,方林岩与欧米对望一眼,心里面也是明白了一件事:感情本土强人要加入空间的话,还有第四大条件,那就是拿到一件灵魂装备。
有了这玩意儿,才相当于是敲门砖!
只是,这时候的唐金蝉还没来得及将狗牌戴上,猛的就是浑身一颤,然后就见到了他的胸口处陡的冒出了一截带血的尖刺来!
显然,有人在其背后突施冷箭,一下子就重创了唐金蝉!
不仅如此,这尖刺更是接连不断的冒了出来,几乎将其扎成了刺猬。
这时候才见到,有一团阴云似的东西从旁边飘散而出,看起来竟然像是水母或者章鱼那样的巨型怪物,不过仔细一看之后方林岩便发觉,那东西不是别人,赫然就是兑禅!!!
此时的兑禅看起来已经完全不似人形,不过方林岩与之分别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他独留下一颗脑袋的诡异模样,所以在第一时间就将之认了出来。
有一句话叫做:最了解你的人,莫过于你的敌人。
兑禅对于唐金蝉来说,不仅仅是敌人,更是分身,若说天底下有谁能捕捉到唐金蝉的思路,那非兑禅莫属了。
本来唐金蝉就重创了兑禅,更是将他的原身画卷直接毁去,认为这样的决绝手段,能让兑禅必死无疑,却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兑禅得到了方林岩的帮助,获得了半根虎鞭,因此大幅度延命。
这就是典型的人算不如天算了,而就在此时,唐金蝉最虚弱的时候,兑禅现身了,便是要趁他病要他命!!其身后的五根脉足直刺而出,便要收割掉唐金蝉的生命。
如此一幕,真是应一句话: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
之前的唐金蝉实力惊人,轻而易举的就能将兑禅的生死玩弄于股掌之间,然而现在时过境迁,唐金蝉为了能够重头开始,进入空间当中,居然选择了自废武功重头再来,此时他的生死,已是在兑禅的一念之间了。
不过,就连旁边的方林岩都看了出来,兑禅的目的根本也不是要杀了唐金蝉,否则的话,他上来就下死手,此时唐金蝉至少都死了五分钟了。
兑禅真正的目的,同样也是在馋唐金蝉的身子!
此时唐金蝉的这具肉身,乃是以王族+妖族的王女为炉鼎,两大生命性质的神物塑造出来的完美之躯。
现在虽然实力低微,可是修行起来却必然进度一日千里,用数据化来表示,那就是六维数据虽然都是渣渣,潜力值却是直接拉满的MAX来形容。
兑禅本来就与唐金蝉之间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他若能占据这具肉身,那就是鸠占鹊巢,能够摆脱目前这一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彻底开始新生。
那一日唐金蝉若是给兑禅留了一线生机,没有烧掉那副画。那么很显然,今天兑禅多半就在追寻自己的原身画卷,无暇估计唐金蝉的所作所为,真是应了佛门的说法:一饮一啄,皆是前定!
此时眼看唐金蝉已经奄奄一息,浑身上下鲜血狂涌,兑禅则是直接张开了大嘴,森森白齿就对准了唐金蝉的咽喉狠咬了上去。
这一咬之下,就要吸他鲜血,然后虚弱其精魄,进而夺舍!
目睹这一幕之后,方林岩不知道怎的,心中忽然涌现出了一股明悟:
水镜上之前出现的那些东西,全部都是前几个小时,或是几分钟的时候发生的,但唯独此时出现的这一幕,却是正在发生的!!
偏偏就在这时候,却见到唐金蝉这时候微微一笑------他这个时候居然都还笑得出来!!
更关键的是,他这一笑,居然是对着水镜的,就像是知道陆立这头大妖在旁边窥探似的,因此这一笑居然很有镜头感。
然后,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整个唐金蝉瞬间就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兑禅的这一口咬下去本来以为会满口爆浆,紧接着充满生命力的鲜血涌入喉管,那种仿佛再生的感觉不要太美妙,可是最后残酷的现实却是上下牙狠狠撞击到一起产生的“咔哒”一声脆响。
方林岩这时候却居然背心当中一热,紧接着眼前就传来了提示:
“契约者CD8492116号,你身上的诅咒,一线牵被触发!!”
然后,方林岩的面前就出现了一道光芒,这道光芒瞬间炸开,然后形成了点点甘露的模样,最后那点点甘露聚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朵金莲。
可以见到,金莲上居然带着一个人形。
须臾,光芒构成的金莲散去,那个人形也是显露了出来,直接匍匐在了前方的船板上,正是遍体鳞伤的唐金蝉!!
满船的人在瞬间哗然,欧思汉和陆立同时就抢了上来,挡在了方林岩的面前,欧思汉就不说了,估计已经至少都是接近虔信徒的级别,陆立居然表现得如此之好,也真是难得难得。
方林岩在这一瞬间才明白了过来:
原来,唐金蝉只怕是早就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份,所以,他将最后一张底牌下注在了自己身上。
自己当时哪怕是并没有喊出“我能杀了女王那句话”,唐金蝉一样也不会杀死自己。
对于这个畸形而黑暗的世界,唐金蝉已经是厌恶透顶,他的心中其实很清楚,自己身上的业力交缠,可以说是难以解脱!哪怕是重塑身体,也只是摆脱了一部分而已。
最后的一张底牌无论如何打出,都必然会遭受到这些业力的影响,直接被破坏。
所以,他将自己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方林岩这个根本就不属于本世界的人身上!只有这样,唐金蝉获得的业力,才根本无法下手。
来到方林岩身边的这一刻,唐金蝉的处境就从业力缠身的必死之境,变成了还有一线生机的险恶局面。
这时候的唐金蝉已经全然没有了还手的力气,处于典型的濒死状态,生死可以说就在方林岩的一念之间!!
此时的方林岩,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这很明显是唐金蝉的主动选择啊.......”
“自从他决定,将那个本来用来当成追杀敌人的一线牵诅咒当成最后的底牌使用的时候,其实就选定了我来做他的劫!!”
“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
“我.......竟然是唐金蝉的最后一劫??!”
可是哪怕就在这个时候,唐金蝉依然还在微笑!而他的眼中,依然是无悲无喜,直接看向了方林岩。
两人的眼神再次相接,可是主客之势已是全面易位,上一次见面,方林岩还是唐金蝉直接用眼神都能杀死的弱鸡,但是现在,方林岩也是能主宰他的生死!!
四下里一片安静,甚至能听到所有人的呼吸声,都在等着方林岩的决定。
方林岩的脑海里面却是一片清明:他这时候既没有想王都当中的往事,也没有想杀死或者拯救唐金蝉的利或者弊......
而他想的却是,我若是在这里杀了唐金蝉,欧思汉和陆立会是什么反应?我若是放了唐金蝉一马,他们两人又是什么反应呢?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一出,方林岩立即有了答案,他也不是什么优柔寡断的人,直接就踏前一步,一伸手就掐向了唐金蝉的脖子!
此时的唐金蝉本来就是垂死之际,哪怕是没人动他,估计过上几分钟也就流血而死了。
因此他既没有力气反抗,同样也没有力量闪躲,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
“我终究是赌输了吗?”
看着方林岩伸手狠狠掐来的这一记杀手,唐金蝉这一刻心中却是无尽的安宁。
他仰望浩瀚瑰美的星空,浑身上下涌出来的,却是难以形容的松快感,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解脱......
这样黑暗的人世间,自己是待够了,也待累了。
如果不能离开它,那么就彻底的烟消云散吧!
这时候的唐金蝉,甚至开始渴望涅槃时候那永恒的宁静,绝对的虚无起来,他的灵魂在九世的跋涉当中,已经背叛了自己的位面,疲累到了极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