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中文 -> 历史军事 -> 扶明录

第1917章 有庙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夜无事,清晨雨渐小。
两人起来洗漱完毕,老汉拿来两个鸡蛋,一脸歉意,家里头也没啥吃的,要不再给你们煮碗稀饭?听了这话,常宇基本确定,这家人那是相当的抠搜啊,听那意思明明就是连碗稀饭都不舍得了。
得,咱有钱出去吃好喝好的去,两人辞别赶着马车去了大路上寻了家铺子吃了早饭,然后冒着小雨继续赶路。
行不足树里,见前头堵了许多人,常宇便下车去问了,得闻昨夜雨大山洪暴发将路冲断了。
沃妮马!堵在这深山里可不是啥好事,常宇决定去看个清楚,往前走了数十米,便见从西边山崖一道滚滚山洪顺着山谷冲垮了路面,直入路东边的大河里。
这山洪倒也并不怎么太汹涌,可路面却被冲垮了六七米的大口子,深约两米,别说行车走马了,便是人也过不去!
这可怎么办!
便有行人说了:“若今儿不下雨,最多天黑这山洪就泄的差不多了,可若还一直下那就不好说了,少则三五天多则半个月”。
常宇听了直翻白眼,抬头望天,小雨淅淅沥沥。
靠天不如靠自己!
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先把那山路的缺口给堵上,这样等山洪泄完了就好直接赶路,咱们这样干瞪眼看着,老天爷可不会帮你自动恢复路面的。
常宇登高一呼,众人见他虽年少但气势足,很有领导风范,便有商队伙计动手了,路边山脚到处都是石头,抱起来往那缺口里扔去,众人也不好意思站着看热闹,便陆续加入。
众人拾柴火焰高,仅一个多时辰便将那缺口填了大半,天也近晌午,众人暂停啃着干粮歇息,有人不免嘀咕:若雨下大了,不是白忙活么。
有人反驳,怎么会白忙活呢,总归是要修路的啊。
还有人则担忧今儿是过不去了,待修好了路估摸都快要傍晚了,走不了几里地天就黑了,可是前头数十里没有歇脚的地方,这下着雨到处湿漉漉的连个避雨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那今儿不走,待明儿再走便是了。
常宇啃完干粮后立刻投入劳作,他天赋异禀体力恢复是常人数倍之快,众人还在休息见这少年已开始掀石头,抱石头,滚石头,来来回回忙得满头大汗,心下皆生敬佩,吃喝好喝略作休息便也陆续加入。
而身上有伤的蒋发只能卧在车中看着小雨中常宇挥汗如雨的身影,心里头真的是……堂堂大明朝的东厂督主,不在朝堂翻云覆雨你跑这来修路了……
临近傍晚时,坑终于填平了,小雨依旧淅淅沥沥,山洪依旧滚滚不绝,不过也没有冲垮刚修好的路面,毕竟都是用大石头填的,可即便这样想过去也不是那么容易,行人很轻易就会被冲进去旁边的大河里。
必须要坐车,前提是马儿不惊。
没人敢冒险,有车的都是拉货的,一个不慎被冲进河里头,那就是全部家当啊。
很多人都在等,等雨停等山洪变小。
可眼瞅着天色渐暗,雨不停,山洪不止,商旅们知道今儿走不了,陆续折返。
但常宇耐心有限,三马驾车,挥鞭冲了过去,在众人惊呼中,他突破山洪策马远去,留下众人满脸惊愕之色。
深山密林之中一条蜿蜒山道一面临河一面临崖,树木葱郁遮天蔽日,小雨淅淅沥沥雾气蒙蒙,一辆马车缓缓而行,后边拴着两匹骏马。
还挺有意境的。
也挺瘆人的。
至少常宇是这么觉得,头戴斗笠坐在车辕上左顾右盼好不自在。
只是衣服湿了贴了身很不舒服,蒋发要换他驾车被常宇拒绝,直接把缰绳一搭钻进车里换了干净衣服,任由马儿自个行走。
老马识途实则不用他过多操心,沿着山道就这样一直默默的走个不停。
不知不觉行了数里地拐过一座山峰,天气豁然晴朗,雨停了,只是已近黄昏。
一座山一道天,蒋发探出头来看着黄昏日落,感慨不已,刚才那边还小雨淅淅沥沥,这边竟能看日落,天好心情也好,常宇钻出车厢站在车辕上,四下张望,忍不住嗷嗷大吼几声,却惊了马撒开蹄子狂奔险些将他摔下车去……
又行里许,天便黑了下来,蒋发点了灯常宇接过挂在车头:“蒋把式,咱们是夜行呢,还是寻个干燥的地方露宿?”
“随少爷心情”蒋发笑了笑:“听那伙计说,前头数十里都是荒山野岭,怕是找不到什么干燥点的地方了”。
“那都是伙计挽客的说辞罢了,搞不好走不了几里地就有村子呢”常宇嘿了一声:“不过这天儿赶夜路倒也爽快,只是别碰上了那些不长眼的东西”。
蒋发四下看了一眼:“若真是数十里没人烟,那些不长眼的也不会出来的,不过谁又知道呢,如您先前所言,这还不是得看运气呢”。
“希望我运气好些吧”常宇叹口气:“前日杀人杀的够够的了”。
山中寂静,马蹄声响,远处不时有野兽低吼隐约传来,一灯一车在漆黑的山中蜿蜒独行,车中两人山南海北的随意闲聊着,倒也惬意。
不知觉行了估摸有十里地,常宇勒马下车去路边河里打了水挨个将三匹马饮了,蒋发在路边小解,随意张望却见前头隐约有灯火传来,以为是看花了眼仔细瞅了还真是有灯光,便指给常宇看了。
常宇定眼一看,果真是的,估摸有里许路。
两人猜测前头有村子,便决定前往投宿。
“我先前可说了吧,那伙计的话就不能相信,老套路了”常宇坐在车辕上一脸的得意,蒋发恭维几句:“少爷这也是经验之谈呀”。
只是距离那灯光越近感觉越不对劲。
那灯光就在山道旁边,像是挂在路边树上一样,而且就那一处一点亮光,又不闻鸡鸣狗吠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村子。
这特么的有点瘆人啊,常宇砸吧嘴,深山之中在路边挂个灯,搁谁不膈应啊。
好在常宇不信邪,蒋发也够大胆,马车继续向前终于到了那灯光之处,却发现……竟然是个土地庙。
没错,路边有个土地庙,庙门口有棵树,树上挂着个灯。
土地庙都很小,经常走山路的可能都遇见过,大部分都是一个小土房子,有的甚至只是简单用山石砌成的佛龛,大小没个鸡笼子大。
不过眼前这个土地庙比一般捎大些,青石为基看上去很结实。
有灯,那就一定有人。
常宇下马,看着路边这个小庙,依稀可见屋里头正中有个土地神的泥像,跟前还有一个小供桌,桌子上有个油灯昏暗摇曳随时要熄了一样。
又瞧了一眼,那挂在外头的灯笼,心中疑惑,有毛病的,为什么挂个灯在外头。
蒋发也下了车,站在常宇身后好像知道他心中所想:“或许就只是给过路人照个亮而已”。
或许是吧,常宇嗯了一声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笑意:“吓老子一跳,还以为碰上聊斋里的场景了呢”这话是打趣却让蒋发忍不住一个激灵,赶紧回头四下看了看。
常宇正欲举步进屋,便听里边一声咳嗽:“这大晚上赶路的可不多啊”随即便见一个黑影子站在屋门口。
背光看不清样貌。
“平日夜间赶路的不多么”常宇随口问了句:“你这灯不就是给赶路人照亮的么”。
“平日赶夜路的不多也不少,不过这两天阴雨绵绵,时而有山洪断路,赶路的可就少咯,但也都是结伴而行,像两位这么大胆的可少见哦”。屋门口那人淡淡说道。
“再大胆也不如你哦,深山老林的一个人,你不害怕啊”常宇这时终于看清这守庙人模样了,竟是一身道士装扮且年纪也不小了。
“嘿,小老儿阎王不收,玉帝不爱,有甚可怕的”那道士打扮的人嘿嘿苦笑,常宇挠挠头:“这是土地庙,你个道士怎么滴……”那老道一脸愕然看着他:“小哥儿你……”然后哈哈大笑。
“我怎么了”常宇一脸懵逼,蒋发从身后拽了他一下低声道:“少爷,土地庙是道教的,土地神又称福德正神,掌管一方福泽事……”
呃……常宇顿时尴尬不已:“听到庙这个名,就想到和尚的佛教”。
那老道哈哈一笑:“这也没什么大不了,佛道同源,信佛教的也有拜道教神仙的,现在哪还有分那么清楚的,方外之人都不在意了,老百姓更分不清”。
常宇哦了一声,又好奇问道:“没见过土地庙还有道士或者和尚住庙的,怎么你……?”
道士叹口气:“小哥儿,你瞧贫道这行头便知落魄无比,实则无处可去只得暂栖落脚罢了……”常宇顿时了然,说白了就是个浪迹江湖的野道人,没了去处落脚这山中路边土地庙,借商旅行人的供品香油钱生存罢了。
常宇见夜色已深,马儿也走的累了,便想着不如在这土地庙借住一宿正好也和这野道人扯扯淡岂不快哉,哪知却被道人给拒绝了,这土地庙巴掌大实在住不了人了,怕常宇不信还让他进去看了。
果真,小小一间屋子中间立个土地神像,一边放在锅碗瓢盆各种杂物,另一边就是一张草席是那老道睡觉的地方,除此之外确实已无立足之地。
只能罢了,常宇苦笑叹息,要借老道的锅烧些热水喝,喝了一天的凉水肚子不太舒服,老道欣然同意而且顺嘴提了一句:“不添点香油让土地爷保您一路平安么”。
话都这么说了,常宇也只得掏了十几文钱,正欲丢在那功德箱里时老道的手伸了过来:“别麻烦了”。
常宇苦笑,将钱丢在他手心里,然后便去烧热水去了,蒋发则在一旁和老道闲聊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